新闻检索:
网站首页 | 新闻动态 | 协会章程 | 港口简介 | 理事机构 | 协会信息 | 政策法规 | 港口知识 | 在线咨询 | 正在办理 | 导航栏目管理
 
热门新闻
没有记录
 
 
达飞轮船触发全球班轮联盟“大洗牌”
新闻来源:中国港口网 http://www.chinaports.org 发布时间:2016/2/25 11:33:00

贸易风  全球第三大集运商“双管齐下”,一边打算订造多达9艘2万标箱的巨轮,另一边酝酿如何创造一个全新的超级联盟,使之在超大轮的集结规模上所向披靡。

本周曝出重磅消息,法国达飞轮船(CMA CGM)计划打造一个迄今以来规模最大的班轮联盟,并已就此与相关方面展开磋商。据悉,它的结盟对象主要是中远中海的合并新公司,外加台湾长荣海运(Evergreen)以及香港东方海外(OOCL)。

但《贸易风》可以独家向业界披露,达飞轮船同时还在接洽一些亚洲船厂,就6到9艘2万标箱的船舶订单进行询价。目前,该公司针对新加坡总统轮船(APL)的收购工作还在进行当中,后者属于东方海皇(NOL)的核心业务。

有消息人士称,上述4家中资班轮商正在主导新联盟的洽商过程;但也有人士认为,牵头谈判工作的其实是达飞轮船。

就算没有新合作,全球班轮联盟“洗牌”也将在所难免。因为达飞轮船已经明确表示,会将总统轮船从目前所在的G6联盟撤出来。

此外,CKYHE联盟的成员中远集运与目前和达飞轮船一道加盟Ocean 3的中海集运合并之后,本质上就要求它们“志同道合”形成船舶共享合作。

原因不明

但目前尚不清楚,达飞轮船之所以打算再订超大集装箱船,是希望自己本身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”-它目前已在韩进重工订有3艘2万标箱的新船,另因战略考量拥有6艘这类经营船舶;亦或者,它是鉴于中远-中海在中国船厂订有17艘2万标箱的船,所以觉得有必要齐头并进,打造一个基于联盟形式的巨轮队伍。

有关结盟的谈判工作仍在进行当中,短时间内还很难摸清底细。但根据中远和长荣参加的CKYHE联盟协议,即使要想退出,也须至少提前6个月做出通知。

长荣2014年刚刚加入CKYHE联盟,当时是为了应对潜在P3网络的威胁-即由达飞轮船、马士基航运(Maersk Line)与地中海航运(MSC)组建的班轮联盟。但P3后来被中国反垄断机构“亮出红灯”从而胎死腹中,于是马士基和地中海随即“抱团”组建了2M联盟。

最先曝出这则消息的经纪行Alphaliner指出,“尽管新联盟的最终构成仍存在变数,但它的背后动因则万变不离其宗,即一方面通过组建稳定且实力雄厚的联盟以挑战2M在东西向航线的的主导地位,另一方面则是想‘抛开’一些恐将面临财务困境的联盟伙伴。”

据该机构统计,“CCEO”联盟将能在东西向线集结约275万标箱的运力,而2M为220万左右,其余大型班轮联盟的总和约为260万标箱。

业内人士指出,随着总统轮船和东方海外的退出,余下的G4联盟(包含赫伯罗特、现代商船、商船三井和日本邮船)及KHY联盟(包含川崎汽船、阳明及韩进海运)不太可能继续存续,或需重新调整。

但就算能够照旧经营,它们也势必会在超大轮的部署规模上落于人后。

阿拉伯轮船准备“打道回府”

目前看来,阿拉伯轮船(UASC)也很可能撤出O3.因为在联盟当中,阿拉伯虽一直在积极订造大型集装箱船,但它并不具备其合作伙伴那样的贸易量。所以该公司的处境属于既不利人也不利己,自己在“抱团”当中没能捞到多大好处,而盟友又嫌它的贡献度不足。

再来看现代商船,一个活脱脱的“弱势群体”,就它的财务现状而言对于任何联盟都算是一个累赘。这家韩国公司仍陷于巨额亏损当中,手头欠下的贷款高达5210亿韩元(约合4.32亿美元),今年4月及7月就将到期。届时,若是没能和债权人敲定重组协议,它很可能被迫走上破产重组的道路。

据Alphaliner称,当地的韩进也和现代商船“半斤八两”,深陷财务泥潭,这也加深了有关韩国政府寻求将两者合并的猜测。

长荣和东方海外方面,前者因为创始人张荣发刚于上月过世,目前还处在长达一个月的哀悼阶段,估计之后才会做出公告;后者据悉1月份与达飞及中远有过一次高层会晤,还在审议相关方案。

 
版权所有:中国港口  维护单位:铜陵市港口协会   沪ICP备05056019号  沪公网安备31022102000114号   管理